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

“瘾君子”变身禁毒协会会长

发布时间:2018年04月09日    

“瘾君子”变身禁毒协会会长

2018年04月08日 11:02  来源:防城港市新闻网-防城港日报手机阅读

□ 本报记者 韦 佐 谭楚翎

3月下旬的对河屯,斑鸠声声,荔枝树繁花满枝。整个村子宁静安然而春意盎然。

“这就是黄会长。他们屯成立的禁毒协会已经第14个年头了……”上思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刘怀德下了车,指着一名中等个头的男子介绍说。

黄会长事先已知道记者的来意,他并不避讳自己曾经吸毒的经历。

黄会长叫黄树(化名)。他说,对河屯是个自然村,紧挨上思县城“明江新城”,有1600多名村民。村民搞种养的,杀猪贩菜的,做其他生意的,如今,家家户户都起了楼,不少人家还买了车,是个富裕村。这些变化,得益于近几年来上思城建和城镇化建设的迅速发展;也得益于对河屯致力于发展经济,同时全民禁毒的成果。

近20年前的对河屯,可谓毒品的重灾区。黄会长说,那时候,全屯“粉仔”有近30名。就在大白天,村头巷尾的墙角、大树下、竹丛旁,遇上“粉仔”买卖毒品零包的、注射毒品的,不算稀奇。外地的小毒贩、“粉仔”常常出入对河屯。

当时,黄家的家境不错,黄树父亲是个屠户。黄树说,因为家境比较富裕,他一时不急着找个正经活干,也还没成家,又处在那样一个环境,不知不觉和“粉仔们”混在一起吃喝玩乐。出于无知和好奇,加上经不起撺唆,在“免费”使用半个月后,他很快就上了瘾。起初都是小零包,三五十元一包,0.01克。刚开始,找理由骗父亲给钱,后来被发觉了,财路也就断了。财路断了,但他的毒瘾断不了,问不来,就偷,想方设法弄钱。一天上百元,甚至几百元,哪来那么多钱?从1998年起到2003年,黄树从零包消费“发展”到静脉注射……回想起那一段不堪的日子,黄树感慨不已。

当时对河屯可谓名声在外,外地“粉仔”纷纷“慕名”而来。对于村里年轻人吸毒严重的现状,2004年,队干和群众开始自发成立禁毒协会,成员从10人发展到20多人,主要由村里的年轻人来做。他们分组,一组四五个人值班、设卡,日夜流动巡逻。好在当时出入村子就只有一条道,而且必经一座独木桥。只要是外来人员,就要盘查。而且,只要是“瘾君子”,都能认得八九不离十。刚开始,一天抓到四五个“粉仔”,后来慢慢地少了。外地“粉仔”也不再敢进对河屯,而村里的“粉仔”也跑到外地。全屯“毒风”也得到较好的遏制,不再蔓延。“80后”的有一些“粉仔”,都是过去染上的,“90后”的只有一名。

早在禁毒协会成立之前,黄树就主动戒毒。从戒毒所出来之后,他回到家里,每当毒瘾发作时,他就往山上跑,往树林里跑。跑到山上,没有人,没有“粉友”,强忍了一次又一次。慢慢地就不再那么想了。

2000年,黄树就成了家,有了一个孩子,为了家庭,他开始尝试戒毒。可惜,这其中他又复吸一次,导致和妻子离了婚。2004年戒毒成功,他开始去帮人看管工地,一个月一两千元。2007年再次结婚。2010年之后,情况开始好转。随后搞起运输,买了一辆40多万元的12轮大货车。2013年开始,起了一栋占地近140平方米的3层楼……“实话实说,直到现在,心瘾还是有,但每次我都能克服,诀窍就是避开所有人,尤其是那些所谓的‘粉友’。”

由于黄树“回头是岸”的表现,以及在村里的影响,2017年,村里推举他当了禁毒协会会长。“我们协会的首要工作,是配合公安禁毒部门对吸毒人员进行劝告,帮助,拉他们上岸。”

在对河屯,记者看到了对河屯禁毒协会完善的“章程”“组成人员”“禁毒协会职责”“禁毒村规民约”“会议制度”。

禁毒协会10多年来致力禁毒,取得良好的成果,加之紧临县城,对河屯不少村民经商,走上了富裕道路,村里有不少老板,特别热心村里的禁毒事业。禁毒协会成立以来,每年都主动出资,在5月18日当天,家家户户参加聚会,做20多桌,老板出大头,参加会餐的村民,象征性交20元。这是一次隆重的餐会,更是一个郑重的禁毒总结会。在对河屯,已成功让7名到注射阶段的“瘾君子”戒除毒瘾、不再复吸,而且已经坚持了3年以上。他们务正业、做生意,都起了新房子,成了家。其中,一名黄姓村民,还外出包山林,种树,也砍木头,加工木片,在县城里买了房和车子。

“谁说吸了毒不能戒的?对河屯成功戒毒、走正道致富的人员,不只一两个,而是七八个。”黄树说。而他本人和村里那么多成功戒毒的“瘾君子”,可谓“以身说法”的一个典型例子。

2017年12月,自治区公安厅、禁毒总队领导到对河屯,对禁毒协会的工作,也对黄树本人给予高度肯定。

 编辑:陆权香  】

2018年04月08日 11:02  来源:防城港市新闻网-防城港日报

 

3月下旬的对河屯,斑鸠声声,荔枝树繁花满枝。整个村子宁静安然而春意盎然。

“这就是黄会长。他们屯成立的禁毒协会已经第14个年头了……”上思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刘怀德下了车,指着一名中等个头的男子介绍说。

黄会长事先已知道记者的来意,他并不避讳自己曾经吸毒的经历。

黄会长叫黄树(化名)。他说,对河屯是个自然村,紧挨上思县城“明江新城”,有1600多名村民。村民搞种养的,杀猪贩菜的,做其他生意的,如今,家家户户都起了楼,不少人家还买了车,是个富裕村。这些变化,得益于近几年来上思城建和城镇化建设的迅速发展;也得益于对河屯致力于发展经济,同时全民禁毒的成果。

近20年前的对河屯,可谓毒品的重灾区。黄会长说,那时候,全屯“粉仔”有近30名。就在大白天,村头巷尾的墙角、大树下、竹丛旁,遇上“粉仔”买卖毒品零包的、注射毒品的,不算稀奇。外地的小毒贩、“粉仔”常常出入对河屯。

当时,黄家的家境不错,黄树父亲是个屠户。黄树说,因为家境比较富裕,他一时不急着找个正经活干,也还没成家,又处在那样一个环境,不知不觉和“粉仔们”混在一起吃喝玩乐。出于无知和好奇,加上经不起撺唆,在“免费”使用半个月后,他很快就上了瘾。起初都是小零包,三五十元一包,0.01克。刚开始,找理由骗父亲给钱,后来被发觉了,财路也就断了。财路断了,但他的毒瘾断不了,问不来,就偷,想方设法弄钱。一天上百元,甚至几百元,哪来那么多钱?从1998年起到2003年,黄树从零包消费“发展”到静脉注射……回想起那一段不堪的日子,黄树感慨不已。

当时对河屯可谓名声在外,外地“粉仔”纷纷“慕名”而来。对于村里年轻人吸毒严重的现状,2004年,队干和群众开始自发成立禁毒协会,成员从10人发展到20多人,主要由村里的年轻人来做。他们分组,一组四五个人值班、设卡,日夜流动巡逻。好在当时出入村子就只有一条道,而且必经一座独木桥。只要是外来人员,就要盘查。而且,只要是“瘾君子”,都能认得八九不离十。刚开始,一天抓到四五个“粉仔”,后来慢慢地少了。外地“粉仔”也不再敢进对河屯,而村里的“粉仔”也跑到外地。全屯“毒风”也得到较好的遏制,不再蔓延。“80后”的有一些“粉仔”,都是过去染上的,“90后”的只有一名。

早在禁毒协会成立之前,黄树就主动戒毒。从戒毒所出来之后,他回到家里,每当毒瘾发作时,他就往山上跑,往树林里跑。跑到山上,没有人,没有“粉友”,强忍了一次又一次。慢慢地就不再那么想了。

2000年,黄树就成了家,有了一个孩子,为了家庭,他开始尝试戒毒。可惜,这其中他又复吸一次,导致和妻子离了婚。2004年戒毒成功,他开始去帮人看管工地,一个月一两千元。2007年再次结婚。2010年之后,情况开始好转。随后搞起运输,买了一辆40多万元的12轮大货车。2013年开始,起了一栋占地近140平方米的3层楼……“实话实说,直到现在,心瘾还是有,但每次我都能克服,诀窍就是避开所有人,尤其是那些所谓的‘粉友’。”

由于黄树“回头是岸”的表现,以及在村里的影响,2017年,村里推举他当了禁毒协会会长。“我们协会的首要工作,是配合公安禁毒部门对吸毒人员进行劝告,帮助,拉他们上岸。”

在对河屯,记者看到了对河屯禁毒协会完善的“章程”“组成人员”“禁毒协会职责”“禁毒村规民约”“会议制度”。

禁毒协会10多年来致力禁毒,取得良好的成果,加之紧临县城,对河屯不少村民经商,走上了富裕道路,村里有不少老板,特别热心村里的禁毒事业。禁毒协会成立以来,每年都主动出资,在5月18日当天,家家户户参加聚会,做20多桌,老板出大头,参加会餐的村民,象征性交20元。这是一次隆重的餐会,更是一个郑重的禁毒总结会。在对河屯,已成功让7名到注射阶段的“瘾君子”戒除毒瘾、不再复吸,而且已经坚持了3年以上。他们务正业、做生意,都起了新房子,成了家。其中,一名黄姓村民,还外出包山林,种树,也砍木头,加工木片,在县城里买了房和车子。

“谁说吸了毒不能戒的?对河屯成功戒毒、走正道致富的人员,不只一两个,而是七八个。”黄树说。而他本人和村里那么多成功戒毒的“瘾君子”,可谓“以身说法”的一个典型例子。

2017年12月,自治区公安厅、禁毒总队领导到对河屯,对禁毒协会的工作,也对黄树本人给予高度肯定。

 编辑:陆权香  】

 

主办单位 ┃ 襄垣二中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在线课堂

Copyright © 2017 www.qsndpyf.com All Right Reserved. 禁毒宣传进校园 |让毒品远离青春